海澜之家(600398.CN)

疫情冲击下海澜之家营收、净利双降 董秘称“今年目标是稳定发展”

时间:20-08-22 10:42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疫情冲击下海澜之家(600398)营收、净利双降 董秘称“今年目标是稳定发展”

日前,海澜之家(600398.SH)发布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81.02亿元,同比下降24.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7亿元,同比下降55.42%。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wind数据注意到,截至8月21日,共有8家服装类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营收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滑。

“我们对今年的目标是稳定发展,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去保证我们的现金流。上半年我们经营性现金流有8.8亿元,同比增长76.8%。”海澜之家董秘许庆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的业务模式决定了我们不会向渠道压货以寻求一个亮眼的财务数据,但是稳定、充沛的现金流给之后业务新的开拓提供了保障。”

主品牌营收下滑非男装品牌营收增幅大

作为一家主要从事品牌管理、供应链管理、营销网络管理的大型消费品牌运营平台公司,海澜之家旗下拥有男装品牌海澜之家、职业装品牌圣凯诺、女装品牌OVV、童装品牌男生女生及生活家居品牌海澜优选等系列。

财报数据显示,海澜之家系列品牌仍是上半年主要收入来源,共实现收入63.4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6.49%,占上半年总营收的比例为78.29%。此外,财报还披露了上半年海澜之家旗下女装、童装及生活家居类品牌的营业收入总量较上年同期增长106%,但没有披露这些非男装产品的具体销售额。

非男装品牌虽然在上半年营收实现了翻番的增长,但其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仅两成。靠这两成的收入能否拉动整个集团业绩增长呢?

对此,海澜之家相关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上半年业绩下滑主要还是受疫情影响,一季度业务没有正常展开,二季度就逐渐回暖。公司现在的业绩增点,一方面是线下门店的销售正在恢复,另一方面,通过创新营销模式,如紧跟直播带货的网红经济热潮等,提高线上收入,二季度海澜之家线上营收同比增长40%。”线上收入的具体数额,海澜之家方面并未透露。

从单季度数据看,今年第二季度海澜之家的业绩下滑幅度缩小。2020年一季度,海澜之家营收为38.48亿元,同比下降36.8%;二季度公司营收为42.54亿元,同比下降8.18%。

存货跌价风险高可退货存货占比降低

海澜之家的商业模式区别于多数服装企业,这也是其颇受争议的一点。

在上游供应商层面,海澜之家旗下连锁品牌存货中附有可退货条款的商品,可以按照成本原价退还给供应商,此类存货因此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对于不可退货的商品,海澜之家才承担相应存货跌价风险。

在下游渠道方面,海澜之家开设的加盟店被称为“类直营”模式,不收取加盟费,加盟者只提供资金及部分店铺,不参与门店具体运营,由公司进行统一管理。加盟者与品牌方采用委托代销模式,海澜之家拥有商品所有权,双方按约定结算营收及利润分成。

这样的商业模式,本质是上游供应商承担库存风险,下游经销商承担门店前期投入。由于该模式的运营特点,海澜之家在存货管理及跌价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

海澜之家较低的存货跌价准备,是由于其将存货分为两部分,可退货存货和不可退货存货。根据2020年半年报披露,海澜之家可退货存货为44.17亿元,不可退货存货为39.86亿元。前文提及的3.75亿元存货跌价减值,只针对不可退存货。而对于可退货存货,则并未计提减值准备。

过往财报显示,2017年海澜之家不可退货存货为24.56亿元,2018年猛增至43.24亿元。2019年维持在42.53亿元,2020年上半年已达到39.86亿元。而可退货存货却在逐年减少,占存货总额的比例由2017年的71.7%下降至2020上半年的57.6%。

有分析称,这一数据的变化是因为海澜之家的销售放缓,导致上游供应商不愿意再承担尾货风险。

许庆华对本报记者解释这一占比变化称:“今年上半年,我司存货总额较上年同期是减少的。其中,可退货存货占存货总额比例从2017年开始降低,主要是由于公司2017年新推出了一些子品牌,其存货主要是不可退货存货。除去子品牌的存货,主品牌海澜之家的可退货存货占比是不断提高的,未来我们会与更多品牌的供应商协商,将合作模式转为可退货存货。”

研发费用减少产品研发转向用户导向

海澜之家上半年研发费用为2352.62万元,同比下降32.55%。海澜之家在财报中表示,研发费用的减少主要为本期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研发人员的市场调研活动减少所致。

同一天发布半年报的七匹狼(002029,SZ),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2.93%

和80.36%,但其研发费用同比有所增长。具体到研发投入的各个项目,研发费用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工资薪金、开发耗料及设计费的增加。“开发支出较年初增加58.05%,主要原因是报告期符合资本化条件的研发投入较多。”

在许庆华看来,研发费用的减少并不能表示公司对产品设计的不重视。“因为我们与供应商的合作模式,实际上有一部分研发成本是由供应商承担的,这部分支出其实包含在公司的采购费用里。而且今后产品的设计,更多是对线上线下的销售数据整合分析,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反向推动产品的研发方向。公司也会针对新的消费趋势,对产品品类及存货进行调整。”许庆华对本报记者这样说道。

据了解,海澜之家在2018年就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提升自身线上线下数据处理、分析、运营能力,形成更精准的用户画像。对于线下门店的运营来说,采取数据化管理,可实时通过全国门店客流所反馈的大数据监控市场情况,并为后期产品采购、区域门店差异化销售提供数据支撑。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